我的马年关键词——汉字

我的马年关键词——汉字


 


“白驹过隙”,一个美丽而伤感的成语,形容即将过去的马年,似乎颇为合适。


马年之前,我从没想过会跟“汉字”有多少深交;马年之后,我想,我已经深深爱上这些可爱的精灵了。何以如此?还当从头说起。


自蛇年央视“汉字听写大会”热播后,“汉字潮”几乎席卷全国,男女老幼仿佛都热衷谈汉字。我上大学学习古代汉语时,老师曾教过我们一点汉字知识,也讲过《说文解字》及其轶事,无奈我只感兴趣轶事,对说解的“文字”没记住几个。教书后只会生硬地进行字词教学。为了记住字形,少写错别字,咱师生们那真是蛮拼的,可我还是没培养出对汉字的感情,有时甚至前学后忘。即便汉字风靡,大家都在看电视,朋友借我读张大春的《认得几个字》,我还是觉得没多大意思,觉得央视让十来岁的小朋友写那些冷僻的字,没什么价值。可因为央视第二届“汉字听写大会”选拔工作的需要,我们南京也要举办“汉字听写大会”,我便被动地与汉字结了缘。


马年开年,我们的“汉字听写大会”便紧锣密鼓地登场了。南京的这一活动目的似乎不在于竞赛,而在于广泛推动汉字书写,普及汉字文化,因此最终的决赛是在各校各区选拔的基础上举行的,16支代表队参加了决赛。决赛分了7场,南京电视台整整播出了一周。应该说这点燃了全市初中师生汉字学习的热情。我们的工作主要是组织命题。我与由年轻教师组成的团队密切合作,向审题专家与点评专家请教,忽然觉得汉字真的很美妙,很可爱。比赛结束后,我收拾整理了所有的赛题,忽然觉得自己学问大涨,很是得意。




如果说“汉字听写大会”让我莫名地喜欢上了汉字,那么“汉字南京”则把我的情感紧紧牵牢了。马年仲春,在对“汉字听写大会”的总结活动中,语委提出希望我们把汉字普及工作深入开展下去,在《金陵晚报》上开辟一个汉字栏目。我们团队的老师一商量,便决定做一个“汉字南京”栏目。截至今日,这个栏目已经刊载了42周,每周豋出6个与南京地方文化有关的词条及其相关内容,共计232期(法定假期停刊),而我们收集的词条已达630个。每期的内容有“说字”“话词”与“链接”,而每周的6个词依次从“新闻”“成语”“诗词”“名著”“名胜”和“博览”六个方面排列,解说汉字字趣、字理,表现南京地方文化,很有意思。栏目开办之初,因为时间紧,任务重,而年轻老师们一时还不知如何入手,记得整个第一周的所有内容都是我一人撰写。为了写这个栏目,我买了《白鱼解字》《细说汉字》等字书使劲读,同时全面读南京地方文化资料,选择词条,挑拣汉字,用心编写,再一一核对、查实,将近一周的时间天天泡在汉字知识里,浸在南京文化中,那会儿的心情不单是充实,更是满足啊。以后我们团队年轻的老师们开笔了,有多位老师真让我肃然起敬,他们用宽广的学识、严谨的态度编写,提交了精彩纷呈的作品。字题作品分期收集的同时,编委团队也开工了。5位编委轮流编辑每周的材料,一边编写,一边与作者交流。在编辑的过程中,栏目赢得了不少读者的关注,更多的老师、学生参与到编写中来。栏目刊登的字题中有33%是团队以外的老师编写的,6%是学生编写的,1%是市民编写的,团队老师编写的占60%。这让我们分外欣喜。本来我们安排了一位替补编委,然而在近一年的编辑工作中,替补编委只替补了2次,编委老师(均是我们一线教师和教研员)工作再忙,都不肯停下编辑,我以为,这个栏目真的蛮好玩的。




马年的每一天好像都很忙,忙起来有时候也难免焦虑与急躁,但只要轮到做“汉字南京”这件事,心就会平和沉静下来,就会无端生出一份欢喜,我想这就是汉语文化给人的力量吧。


上周查阅年轻教师基本素养考核的试卷,有一题得分率最低,就是根据语境和拼音写汉字。如此简单的题目年轻老师们竟然没做好,是提笔忘字,是汉字输入法普及后不再需要手写的缘故吧,看来,“民族的未雨绸缪”并非杞人忧天呢。


“汉字南京”要出书了。这是我们团队马年的纪念,更是我们羊年的工程。我们希望汉字的花朵开遍古城,开在每一个少年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