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的温度

工具的温度


 


上午,信息组的同事通知我,我使用了六年的笔记本电脑已超龄服役,该更换了。几个月来,因为这台电脑总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已经几次重装系统了。信息工程师告诫我,这台笔记本随时会崩溃,要我小心使用。


我是在1999年拥有第一台笔记本电脑的,那是我花了点积蓄买的一台联想笔记本。现在看来,那台笔记本显然落后了,厚重不说,内存不大,速度也颇慢,待机时间更短,但那时却是我的珍宝。抱着它,我踏上了各种各样的命题之路。初用那台笔记本,我发现它用不久就会发烫,其实其他家电开得时间长也会热,但我几乎很少用手去触碰,而笔记本电脑却是指尖敲击不停的,那从键盘里散出的丝丝热量倘在冬季,倒是一份独特的温暖,若在高温的夏天,还真让人冒汗。有一天,我看见工人在给学校的电脑房装空调,我很奇怪,因为那会儿连校长室也没有空调,更别说教室和教师办公室了。电脑房的老师告诉我,空调不是为人装的,是为电脑装的,因为电脑怕热,高温会损害电脑。不久,我便给自己的笔记本买了散热器,


十多年过去了,我用过的笔记本大大小小也有近十个了吧,那台联想早就退休住进了收纳箱了。六年前,离开学校去教研室就职,我把学校配给的笔记本全部清空,送回了本部。到了教研室没几天,信息组的同事就提了个纸盒到我办公室,告诉我单位给我配发了新电脑,于是这台Dell笔记本就跟着我,为我处理各种文档尽心尽力,转眼就六年了。如今,它要退休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拿出移动硬盘,想把这台笔记本里的东西移出,才发现300G的硬盘居然都快满了。再看看外观,银色的盖上已有数处斑驳。12寸的液晶屏的左上角也裂了个短短的缝隙。键盘上多个按键都磨得发亮,上面的刻字有的也模糊了。因为常常出差,笔记本放在行李箱里颠簸,主机的侧面裂了个大口,像未被缝合的伤。六年来,这普通的笔记本陪我追剧,为我唱歌,伴我写稿,随我读书,自己却已经破旧如斯,我竟没关注,实在惭愧。


用吹风把键盘缝隙间的碎屑吹掉,用湿巾把每一个角落擦净,找来当初的电脑包,把电脑郑重地放进去。想想当初它来到我身边时是崭新的,亮闪闪的,而今却要破损交还了。虽说它只是个工具,但还是有点舍不得。


小时候学《社会发展史》,知道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在于会发明和使用工具。当今社会,没有人的生存能离得开工具,各种工具,或大或小,或显或隐,也都尽在为人服务,甚至有些书就叫工具书。照理说,工具是中性的,不温不凉,但有些东西好像就是不一样,你离开它就像离开故人,那份温馨是要深藏进记忆的。


这样就想起语文这工具了。语文这工具更不同于一般,阅读他人的语言文字,你怎能不体会到背后的情绪,自己使用语言文字,又怎会不注情于笔,融情于字?汉字、汉语则是语言文字中最富温情的。每一个汉字在它出生时就是满腔热血,在生长过程中,更是吸收汇聚了当时当地的深情。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有些汉字渐渐衰老,消退,我想它们淡出世界时,也一定带着无限眷恋。这样说来,它们虽是为人使用的工具,未必是冰冷寒凉的。


倒是那些拿人当工具的人,很让人怀疑他的血温。

与你“同学”

与你“同学”


       不知从何时起,课上课下,常常听到一些女教师称呼中学生为“孩子”,尤其是听到那些满脸稚气的年轻女教师也这么叫唤时,会生出一种肉麻的感觉。我想我一定是落伍了,不懂得某个新理念下的教育细节的价值;抑或就是我变冷漠了,不理解姐妹们日益浓郁的爱生如子情。我不免沮丧,但当几个旧事新景跳到我面前后,我又释然了。


第一件事相隔十余年了。那时女儿刚满四岁,我送她去幼儿园。第一天她在我的大事渲染下满怀好奇和喜悦蹦进了园门,但是第二天就怎么都不肯去了,而且哭闹得很厉害。年轻美丽的老师、老师对我说:“你不能心软,要帮助她度过这个艰难的心理断乳期。”我于是狠着心再把女儿抱到幼儿园。在孩子绝望的哭喊中,老师从我手上劈手夺走了女儿,而且急急地对我说:“你快走!”我转身就跑,几十米外都听见女儿尖利的哭叫:“妈妈,妈妈。我要我妈妈!”我的眼泪止不住溢了出来。因为不放心,两小时后我又偷偷溜到幼儿园,隔着矮矮的树墙向里窥望。我看见老师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指挥着小朋友们游戏,一手搂着我那还在抽泣并喃喃着“我要我妈妈”的女儿,看来,女儿已经哭诉半天了。老师时不时抬手擦擦我女儿脸上的泪,笑眯眯地说:“女儿啊,不哭了哦。女儿最乖。”这个镜头我记忆犹新,因为那时张师和邓老师还是小姑娘,都没有孩子,她们却称呼班里的每个孩子为“儿子”“女儿”,这是我自己在幼儿园时代没有享受过的温情。后来,女儿慢慢适应了幼儿园生活,对她的两位老师更是亲近喜爱。如今已上大学的她,放假回来也还念叨要去看看幼儿园老师。


还有件事怕不能算作事,那是有一回听一个年轻漂亮温柔的女教师的课,听她在课堂上声声唤“孩子”:“孩子,你真棒!”“有难度吗,孩子?”“孩子,能请你回答这个问题吗?”站起回答问题的初中生足有一米八〇的身高吧,在小巧玲珑的女教师面前像一棵树。可能是前面教学的节奏缓了点,后面老师自觉来不及完成教学进度了,于是又听到:“孩子们,给我把这个段落的中心句画下来!”“你快点儿给我说说这个词语的深层含义。”“你们小组赶紧给我批注这个段落。”每听到“给我”这个状语,我都会纳闷:假如我是学生,我在课堂上的学习行为,为什么是“给”老师做的呢?课后请教得知,这位语老师也是班主任,把平时训话的习惯带进语文课堂,那是难免的。


今年三八妇女节的前两天——三月六日,我去虹苑中学观摩那里的“读书”活动。虹苑中学是一所极普通的学校,与我同去的老师有很多是第一次来到甚至第一次知道这所学校的。虹苑的学生多数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语文基础平平;语文组的师资水平原先在全市并不突出,而且也几乎都是女教师。几年前,我特别钦佩的特级教师钱小龙老师退休后来到这所学校,同语文组的老师们一起不辞辛苦地开展读书实践活动。他们从课内读到课外,从课堂读到家庭,从教师读到学生再读到家长。走进虹苑的校门,到处是师生共读、家校共读的海报、笔记;那天下午,步入任何一个语文课堂,都能见到学生在台上做读书汇报。老师已经六十多了,她完全可以周游世界或在家享清福,但她选择了到这样一所普通学校,泡进课堂,和师生们一起享受读书的幸福,用老师的话说,便是“人生路上,让阅读伴你我同行”。在这里,我们听不到“孩子”的亲亲称谓,大家都是“同学”,共同读书,一道学习的同学。尽管我颇鄙视用考试成绩说事儿,但我不得不向那些鄙薄读书,总是炫耀自己能带出考试高分的人交代一句:虹苑中学的中考语文成绩年年提升,现在,如果单从语文成绩看,说虹苑是一所名校绝非虚言了。


 http://t.cn/8sPTONM


把学生称作“孩子”,必定是出于深切的爱。不过,我还是愿意听到女教师们称中学生为“同学”,因为我总有一个固执的认识,我总以为,理性的爱往往更厚重,更持久。

严冬,有一个温暖的地方

严冬,有一个温暖的地方


 


我们南京有个“草根语文群”,我是最早的成员之一。


这个群是由两个小伙子创立的,他们是东外的杨正奎和29中的王生福老师。他们有一回去外地参加一个研讨活动,回来就决定给南京语文界的兄弟姐妹们造一个网上的沙龙,让大家随时交流教学中的困惑和思考,分享彼此的收获与经验。他俩送了我QQ号,并邀我入群。本以为群里就是常见面的十来个人,没想到,创立不久,就迎来了许多语文同道中人,一年左右就有上百群友了,还有远及浙江、湖北、湖南、云南、山东等地的老师,当然还有江苏其他市的。在群里,大家都以草根自居,都以实名相见,所以,这里是平等自由的。两年多来,这里闪烁着许多智慧,也盘旋着无数烦恼,尤其是关于教育某些方面的话题,似乎总让人想到冬天,只能心怀希望地等待。


2012年的冬天一如往常的到来。不知是否因为末日的传言,这个冬天似乎特别冷。然而,就在这几天,在草根群,我们倍感温暖。


1220下午,杨群主发消息说:116,江宁清水亭中学——一所农村初级中学的一名初三女生殷盼,上课忽然腹痛,送往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一个优秀学子眼看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所幸的是苏州医院找到了能够与她配型的骨髓,只要手术移植,殷盼就有希望。可是,手术的费用高达七十万,让这个贫困家庭的希望转眼又凝固了。孩子的父亲是一名保安,母亲无业,全家只靠父亲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维持生计,根本付不起这笔手术费。她的爷爷卖了房子,酬来三十万,还有四十万,怎么办?我想帮帮她。


群主的留言出现的第一时间,群友们便展开了讨论,没过多久便达成一致意见——请杨群主提供个人账号,大家先从自己做起,把爱心捐款打进群主的卡里,由杨群主收集并转交。又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有草根往银行给殷盼捐了款。很快的,草根们都行动起来了。有的父母身患重病,家中急需用钱,仍然坚持要表达心意;有的晚上在母亲病床前陪护,早晨就赶往银行捐款;有的放弃了自己购物的计划,把新年添新衣的资金也打进了群主的卡里;群里浙江的赵飞老师、通州的凌宗伟老师也伸出了援手……两天之内,草根群就已募资18200元。当杨群主和其他几位草根捧着这第一笔社会捐款走进殷盼的病房时,希望变得明晰起来了。不仅如此,不少草根还悄无声息地发动起了自己的学生,他们带领学生给殷盼写祝福卡,向社会写倡议书,用语文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愿望;还有许多草根动员自己的校长,发动全校师生帮助殷盼;几位名校的草根找到了在媒体工作的家长,请他们支援,于是,电视、报纸、网络都报道了殷盼的事情,更多社会的力量加入到爱心行列中来。短短一周,草根细弱的根须拉动了多方的支持,更多关切的目光投向了小小的殷盼。


就在我落笔之前,杨群主说,他的卡里又有近七千元捐款……


这阵子,每天打开草根群,就像拜会春天,心中暖暖的。看着每一个草根闪亮的头像,读着每天大家群策群力想办法的留言,关注着对殷盼援助的一点点进展,我感受到了语文人的社会担当,我更懂得了语文的价值——文学即是人学,语文彰显人文。我想,每一位参与的语文草根,在学生面前就是一堂美丽的语文课;他们带领学生为殷盼做的每一件事,就是以语文的名义给学生最好的教育。


我为生在草根群落有这许多至情至性的伙伴而骄傲。


倘若世界真有末日,那么,我们可以微笑着说,在这个星球上,曾有过高贵的生灵。                                              


                                         2012122910时                                                                                                                                                                                                                                                                                                                                                                                                                                                                                                                                                          

中秋日

中秋日


    开学一月,即逢中秋国庆小长假,于家奉亲伺子享天伦,颇解身心疲乏。中秋午后,欣然学诗,即景制律,自娱赠友,小为得意。


秋光明净含清晖,


小假难得一展眉。


乱耳丝竹声暂息,


劳形案牍文且推。


堂前梦醒迟迟日,


陌上花开缓缓归。


慈颜稚语共月好,


乐得烹饪弄晚炊。

警钟长鸣时,你在做什么

警钟长鸣时,你在做什么


今天是1213日。1937年的今天,南京被日军攻陷,紧接着,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开始了。而今,每年的今天上午,十点钟起,南京的上空便警钟长鸣,告诉每一个金陵后人,乃至全体中国人——勿忘国耻!


今天上午,警钟长鸣的半小时,身为一名语文教师,假如你正在上课(这是极有可能的,语老师的课大多在上午),你会做什么?


假想一:你继续上课。无论警报声有多响,无论你和同学们的注意力会怎样的分散,你依然恪尽职守,坚持完成你的教学任务。因为你认为,在长鸣的警声中,带着同学们认真学习文化知识,才是对往者最好的纪念。但是,你想过吗,你的教学效果有多少呢?


假想二:你让同学们看书,因为警报声真的太响,你讲课,学生听讲,还是有些困难的,关键是你和学生都会分神,不如停下课来,让同学们静静看书。倘是八年级的学生,就让他们再默读八年级(上)第一单元的课文,特别是聂华苓的《亲爱的爸爸妈妈》,一遍遍地读,什么也别说,等警报声结束,继续上课。


假想三:你给同学们讲故事。也许你上了点年纪,从最贴近的老人那里,对74年前的那场劫难多少有些了解;也许你的先人曾在那不可想象的惨剧中丧身,抑或幸存,于是,你在长鸣的警声中,说:“同学们,74年前,这是一个黑色的日子。现在,请大家放下书本,起立,在第一遍警报声中,为死难的先辈默哀!”然后,你讲述你知道的故事,让你的学生眼含热泪,真切地懂得和平的珍贵。


假想四:你展示准备的资料。如果你想到了今天课堂上可能会出现的长达半小时的警鸣,也许你会事先做些准备。你会找来《南京,南京》,或者张艺谋的新作《金陵十三钗》之类的片段,组织起来,播放给同学们看。啥也不说,让同学们在历史的镜头前,耳畔鸣响着震耳的警钟,观看,沉思……


假想五:你做了即兴演讲。你多半和我一样,忙得忘记了日子,在课上得正酣时,忽然听到了警声大作。同学们和你都茫然不知所措之际,你的心却被忽然地触动了。于是,你想起了南京——一座古老又沧桑的伤城。你想起了两千多年前的金陵,想起了三国风云变幻的建业,还有建康、秣陵、江宁……想起了平日里水光潋滟的秦淮河,于是,你做了一番即兴演讲,或者让同学们与你一起讲,讲脚下的这片热土,讲这条不是荡漾着桨声灯影,而是流淌着血与泪的文化名河。


假想六:你领着同学们,念诗。在忽然轰响的警鸣中,你展开了一卷卷诗稿,或是歌颂南京,或是呼唤和平,或是叮咛未来,或是歌唱生命……总之,你领着同学们,以体验文学的方式,贴近上午这片苍凉的阳光,以诗歌的名义,融化曾经寒彻脊骨的严冰。在这长长的呜呜声中,昂起头来,不盲目尊大,也不妄自卑微,而是用心地记取历史的教训。


可能,可能你还有很多种办法,让这半小时的语文课,实现意想不到的语文教育价值,但不管怎么做,都比无动于衷、麻木不仁好。


因为我们不喜欢——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明天走出国门,今天学好语文

明天走出国门,今天学好语文


——在“学习力”培训班学员交流会上的发言


27日下午,我作为女儿的代表,到“小培中心”去参加“学习力研究”培训班学员的交流座谈会。走上楼道,就听见谷所开心的说笑声,于是,乘着这朗朗笑声,我走进教室。


在这个营地里,我有双重身份。第一个是教师。2007年秋天,市里筹划做“学习力研究”项目,邀请我参与。于是,从2008年初那个大雪的冬天开始,我就与这群招募来的孩子在一起了,他们当时还是初一的小娃娃。围绕“提升学习力”的主题,我为他们设计课程,亲自执教,批改作业,个别交流,撰写评语。犹记得gmc给我写的第一封信,开头是“亲爱的袁元圆缘媛渊远愿原源老师”。我说:我的名字有这么长吗?比外国人的名字还长啊。他笑而不语。我们团队所有的老师和孩子们吃住在一起,不辞辛苦,不计报酬,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第二个身份是家长。听到这个项目,我第一个提出,把女儿送来做实验,因为她正好在这个年级。经过报名,筛选,她符合基本要求,便成了一名小营员。三年多来,她早已和营地里的领导、老师和同学们厮熟了,彼此亲密无间。这次的座谈会,她因为有辅导课,就“派”我来出席了。


孩子们都长大了,像拔节的竹子,看着就叫人喜欢。看见我,他们也一阵兴奋。男生朝我小小地摆手,女生此起彼落地打着招呼。谷所开始主持会议,他让lxr先发言,介绍他们今年夏天的营地活动——国际中学生低碳香港游。Lxr说话很俭省,惜字如金,几句流水账,就把香港五日讲完了,以至于谷所不断发问、启发,她才展开说几句。接下来是xyj发言,她介绍自己代表中国中学生到澳大利亚巡回演出的经历。她的介绍跟lxr正好相反,铺天盖地,浩浩荡荡,从第一天到第十三天,一天天道来,无巨无细,毫厘不落,以至于gmc听得累了,垂下了头。我深疚自己当年为什么没为他们开口才课,到如今他们各有所长,却表达不力。而我们日常教学中,因为口语交际难以纸笔测试,中考不考,所以几乎不教,学生口头表达能力的有效训练明显不足,尤其是支持口语的思维的广度、深度和逻辑感,都有欠缺。现在我们所带的“小学生领袖训练营”里的孩子们,上着我们研发的口才课,才二年级,就一个个口齿伶俐,头头是道的了。恰在这时,hhy进来了,他伸手向大家打着招呼,俨然一个小帅哥。xyj漫长的讲述结束后,谷所便请hhy上台介绍他的香港之旅。幸而hhy的讲解很得要领,要言不烦,又清晰明了。这多少让我有了些安慰。他介绍完后,谷所问了一句:“你的最大感受是什么?”hhy不假思索地回答:“内地不适合我、”


这句话引发了大家的笑声,我们几个大人却一愣。谷所紧接着问:“为什么?”他回答:“因为环境不好,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都不太好。”大家沉默,没说什么,因为大多数孩子可能都是要出国求学的,所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班主任杨老师这时给大家发了问卷表,我便替女儿填表。填完交了上去。忽然听到谷所说:“今天袁老师也来了,她也陪伴了大家三年多,我们请她给大家讲几句,好不好?”孩子们立刻兴起奋来,鼓起掌来,一条声的:“好!”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任务吓了一跳,但又不好意思拒绝谷所和同学们的好意,只好站起来,走上去,于是有了下面这段即席讲话——


同学们,看到大家,真的很高兴。大家长高了,马上升高二了,多好啊。


我没准备讲话,因为我是代表zyd来的。既然今天是交流发言,我也代她发个言吧。


她暑假里随学校去了欧洲,游览了爱尔兰、奥地利和法国。一共12天。她在爱尔兰呆了一周,住在一户普通人家里。她特别欣赏这个国度。她说那里的中国人不多,因为中国人不习惯那里。那里的人们多数生活的目标就是生活本身,不像我们中国人觉得人生总要追求点什么,实现点什么。(孩子们发出了会心的笑声。)那里的生活节奏没有我们快,但人们都很快乐自得。那里有一种艺术气息。马路上,公园里,到处有放下琴盒就开始演奏的年轻人,路人可以给他们钱,也可以驻足欣赏。他们会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邻街正在表演的年轻人如果愿意,就可以过来应和,组成临时的表演队,哪怕原来并不认识。而奥地利和法国就不一样了,那里不过是有外国人的中国景点,因为游人大多数是中国人。车行过去,沿途三五家店铺里就有一家是中国人开的,到处都有汉字。埃菲尔铁塔下的工作人员、警察都会说流利的汉语,根本不需要他们用英语沟通。(孩子们哈哈笑起来。)法国市中心,类似于我们新街口的地方,十二条街区里有三条唐人街,看样子很快就要有四条了。他们可以在中餐馆用餐,没有饮食的不习惯。


同学们,你们比我们幸福。我们像大家这么大的时候,就是去邻市也是奢侈的。短短几十年,你们小小年纪,都可以跨洋越海,出国观览了。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因为随着中国国际化的进程,将来大家出国也就像去邻市一样了。因此,我虽然教语文,但我真诚的希望大家好好学英语,因为这门语言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孩子们发出惊异的嘘声。)使用这门语言要像使用我们的汉语一样熟练。比如zyd在国外,她可以用英语思考和交流,语言毫无障碍,这就使她能够迅速地融入另一种文化,学习并接受这种文化。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一定要重视。


但是,同学们,有一点我们是不能改变的,那就是我们的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孩子们发出很响的“嗨”,好像很无奈。)我们感受并学习另一种文化,并不意味着鄙薄我们的父母之邦,因为我们崇尚西方文明,外国人也同样艳羡中国历史的悠久和今日的进步呢。zyd说,在爱尔兰,她只要有一点中国元素的流露,当地的人们就惊叹不已。有一天晚上,她吹起了埙,吹起了《阳关三叠》,那是她在九中时跟xyj他们一起学的。她说当那古老的旋律飘荡起来的时候,不仅自己和同伴莫名的想家,而且连她所住的人家里的女主人,都感伤地说:你吹得真好听,曲子里面有思念。他们也希望有一天能到中国看看。所以,我们全没有必要觉得自己不如人。其实有时候,我们是拿自己的弱点比人家的优点,当然越比越觉得自己丑陋。就说过马路吧,zyd说,外国人也闯红灯,只是主干道上不闯罢了。(孩子们有的“哇”出了声。)所以,我们没必要“妄自菲薄”,因为“妄自菲薄”很容易“引喻失义”,说话就显得不得体了。


各位同学,不久的将来,大家很可能都要出国求学,甚至永远生活在国外。那么现在,请大家好好修养并积累自己的文化,多读读书,高中必修和选修的课本都要读,还要多读一读其他中华经典。因为即使在西方,我们的中国文明,也让他们肃然起敬,他们看中国元素,是欣赏的,是审美的呀。试想一下,xyj走在国外的大街上,也许很普通,可当她放下琴盒,拉起胡琴时,将会吸引多少外国人的目光啊。“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没有扎实的汉语功底,跟能熟练使用汉语的外国人交流,都会被人耻笑,这不太丢人了吗?所以,同学们,即使我们明天走出国门,今天也请好好学习语文。(孩子们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继而热烈鼓掌。


 

“语文味”与“女人味”

“语文味”与“女人味”


在一年一度这个专属女人的日子,我特别想说:做教师好,做女教师更好,做语文女教师尤其好。


为什么呢?


有一回举办大型师培活动,其他学科的专家惊呼:“哎呀,语文学科的美女怎么这么多?”我的同事晓彬先生笑道:“哈哈,我们教的是母语。”他的话不全然正确,因为外语和音乐学科的女教师比例更高,但我放眼望去,还真是语文组的美丽女教师多,于是,骄傲的回答:“我们和母语一样美。”


不过,要论身材、长相,语文女教师没多大优势,因为要做班主任,要带早读,要改作文,要盯背书……许多老师未到不惑之年,便“腰身不再挺拔”,气色不再红润。然而,语文女教师又确是校园独具韵味的风景,令人赏心悦目,这也是公认的。细想起来,也许是语文赋予女人的特殊气质吧。


这气质使语文女教师如兰似蕙,言谈举止之间,散发着古典的优雅;这气质让语文女教师清朗明亮,表情达意之时,多一份率性真淳;这气质又令语文女教师宽厚温和,待人处事之中,总给人舒坦熨帖之感……当初选择做语文老师的少女,多多少少是爱文学的吧,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常常直接与文学相伴,直接浸泡在文学的水润滋养中,这是其他职业女性不见得都会享有的幸福,语文女教师有着特殊的“女人味”,不是很正常吗?当然,我指的是大多数语文女教师。


当然只能指大多数,因为人的个性是千差万别的,女人更是异彩纷呈,语文女教师的“女人味”肯定不一而足。我于是突发奇想,请来一所学校七至九年级6个班的 397名同学(每个年级的两个班里均有一个好班,一个弱班),进行了一项饶有兴味的问卷调查。


问卷的主要内容是这样的:


1. 你希望小学1-2年级的语文老师是:A.男教师  B.女教师;


3-4年级的是:A.男教师  B.女教师;5-6年级的是:A.男教师  B.女教师;初中的是:A.男教师  B.女教师。


假如你初中遇到的语文教师是女教师——


2.你希望她的形象是(可多选):A.青春靓丽的 B.前卫时尚的


C. 端庄秀美的 D. 朴素洁净的 E. 随意休闲的 F. 无所谓。


3.你希望她的声音是(可多选):A.铿锵洪亮的 B.温柔甜美的


C. 抑扬顿挫的 D. 亲切舒缓的 E. 清晰平静的 F. 无所谓。


4.你希望她的表达是(可多选):A.明白如话的 B. 深入浅出的


C. 典雅渊博的 D. 文采飞扬的 E. 严谨缜密的 F. 无所谓。


5.你希望她的风格是(可多选):A..优雅大方的 B. 活泼俏皮的


C. 幽默风趣的 D. 平易温和的 E. 泼辣干练的 F. 无所谓。


6.你希望她的教学是(可多选):A.. 按部就班的 B. 变化莫测的


C. 引经据典的 D. 一板一眼的 E. 随性率意的 F. 无所谓。


第一道题的调查结果是,不同类型班级和不同性别的学生希望语文老师是女教师的比例均高出于男教师,只在小学5-6年级时,希望是男教师的比例稍有提升,个中原因,可能要心理学老师来分析了,我更感兴趣的是接下来五个方面的调查结果(按选择的人次计)——


                                            



               


                       二





                                           





                                           





                       五





 


哦,原来孩子们喜欢自己的语文女教师形象是青春靓丽的,声音是亲切舒缓的,表达是典雅渊博的,风格是幽默风趣的,教学是随性率意的;不喜欢自己的语文女教师形象是随意休闲的,声音是铿锵洪亮的,表达是严谨缜密的,风格是泼辣干练的,上课是一板一眼的。还有,对自己的语文女教师无所谓的人数真的很少哟。


上述组合是不科学的,如同把漂亮的五官拼装到一张脸上,未必是美人一样。上述的调查问卷也不够严谨周延。可是,这本来就不是做严肃的科研,不过是想看看,孩子们喜欢的语文女教师是什么样的,给我亲爱的同行姐妹做个参考。学生希望感受到的语文女教师的“女人味”,原来是这样;校园美丽的风景原来在这里。


回头想想,为什么语文组美丽女教师特别多?得到的结论是:因为“语文味”,女人才更美。那么,会不会因为“女人味”,语文也更美呢?

活出“语文味”

活出“语文味”


何谓“语文味”?少堂先生如是说:“所谓语文味,是指在语文教学过程中,在主张语文教学要返朴归真以臻美境的思想指导下,以共生互学(互享)的师生关系和渗透教师的生命体验为前提,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丰富学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学生的人生境界和激发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为宗旨,主要通过情感激发、语言品味、意理阐发和幽默点染等手段,让人体验到的一种富有教学个性与文化气息的,同时又令人陶醉的诗意美感与自由境界。”显然,这里的“语文味”,指的是语文教学过程中显现的审美况味,然而这种况味是需要人去探索和表现的,是需要教师用智慧去经营的,可一个缺乏“语文味”的教师,如何去构建“语文味”的课堂呢?倘硬要让其上出“语文味”,那恐怕除了令人喷饭的做作,便只有东施效颦的难堪了。所以,走进课堂的语文教师先要充满“语文味”,这是走向“语文味”教学美境的第一步。


一抬腿,问题便接踵而至:今天的语文教师缺乏“语文味”吗?缺乏怎样的“语文味”?具有“语文味”的老师有什么特征?充满“语文味”的教师在生活中会不会像堂·吉诃德?意识到自己的匮乏,又该到哪里去补“语文味”?等等,让人应接不暇。还是允许我举个例子来表达吧。


岁末年初,贺卡、短信、邮件,各种途径的问候与祝福纷至沓来。翻开这些大多来自语文教师的祝福,你就不得不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了。记得去年元旦朋友相聚,我们感谢某老师发来的搞笑短息把人笑翻了,她却淡淡一笑,说:“这有什么?我那是从网上下的,跟袁老师不能比,她所有的祝福短信都是原创的,而且很有味道。”另一位年轻老师睁大眼睛望着我,说:“真的吗?我还以为是网上的呢,把它群发给我的朋友了,不小心侵权了。”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不错,逢年过节。我都会搜断枯肠、字斟句酌地拟一条(或多条)祝福短信,有时是填得的一首小令,有时是吟出的几句短诗,不管什么吧,发给至爱亲朋,让他们在手机屏幕上看见真正属于我的微笑。然而,我想说,我收到的却少有原创,要么是应景儿的“万事如意”,要么是传遍了的“一字字、一声声”,恕我直言,80后的年轻教师更无此雅兴,这使得他们的祝福,甚至情谊的真诚都让人质疑。其实,不少老师是缺乏“语文味”的。


还是借少堂先生对“语文味”的几个具体解释来回答我们缺少了怎样的“语文味”:“(1)‘语文味’是语文教学的一种自由境界。(2)‘语文味’是一种具有诗意美感的教学,是语文教学过程美和结果美的和谐统一。(3)文化味是‘语文味’的重要元素。(4)‘语文味’是语文教师的教学个性和学生的学习个性的和谐统一。如果缺乏这些个性因素,仅仅教出了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也不一定有语文味,或者说语文味不一定浓。”可见,“语文味”是至情至性的,是渗透着诗意之美的,是散发着文化气息的,是张扬着个性色彩的……语文教师,是世界上最应该追求和享受“诗意栖居”的族群,可一则短短的祝福信息都只能靠下载,哪有真性情、真诗味、真文化、真个性呢?


至今,我的手机里还存有不少前辈或师长的原创信息,它们给我很多感动,也给我很多欢喜。比如,而今已是我市教育局长的特级教师吴先生,他的所有祝福语都是韵致极佳的七律或七绝,让你读了还想读。他还擅长作藏头诗,常常逗得我们很开心。他的老同学,我们南京初中语文界的无冕之王,我最景仰的恩师——白金先生则喜作五绝,如:“白发日上头,金戈梦未酬,祝君遂所愿,好运无需谋。”颇有情趣。我于是也学他们。在教科室做主任的时候,我们办公室有四个人,都是60后。三个人的名字是单字,分别是“冰”“源”“渊”,还有一位名作“德举”。我当时拥有利用“一线通”给全校教师发短信的权限(大家收到的信息开头一律是“来自教科室”)。我在年初一的早晨,利用它发了条信息:“恭祝您心若冰清,福如海渊,德才并举,源远流长!”很快收到了老校长的回信:“太有才了!”去年国庆与中秋相继,我吟成一首七律,遂编短信:“金风氤氲金桂香,金秋融融金岁长。天翻地覆一甲子,国泰民安两荣昌。才见漫天礼花舞,又迎长空月华彰。嫦娥广袖弄清辉,共庆人间永吉祥。袁源祝您中秋快乐!”有前辈老师回了一个字:“好!”当然不只是长长短短的诗句,各种类型都有,今年元旦,我就拟了条搞笑的,结果三中的赵“帅哥”(看他忽悠那么久,也没人向他道声“帅”,还是我来称他“帅哥”吧,慈悲为怀,阿弥陀佛!)回信最逗:“元者,首也,寓意今日语文之地位;旦,晨也,寓意语文老师之辛勤;快者,疾也,寓意语文发展一路神行;乐者,欢也,寓意语文将欢乐传递给每一个人。这四字短篇值得用心体会,悉心解读。”语文具有工具性,那么以语文的工具来擦亮生活,不应该是语文老师最擅长的么?


可是,有些老师会说,我拟不出来;更多的老师会说,我没工夫编。然而,我想说,选择做语文老师,多少是喜欢文学艺术的(个别人除外),原创几句短信,基本不缺才,且越写越会写。日子是太匆忙了,但是,亲爱的老师,请别因此冷淡了语文的心。漠然的心境是没有灵光的,请还给自己一点在生活中安享“语文味”的权利。


做一个充满“语文味”的教师,过一种洋溢“语文味”的生活,当是我辈语文人终身的追求与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