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沧桑”——兼谈阅历之于青年教师文本解读的重要

                                     “了不起的沧桑”
                          ——兼谈阅历之于青年教师文本解读的重要
     如同一个民族拥有波澜壮阔的历史,并非幸事,往往恰是灾难深重的表现,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倘若壮丽辉煌,常常也是不幸的。所以,如果希望获得今世的幸福,就应该祈求人生的风平浪静,恬淡安然。
     然而,不能不说,有时平平淡淡正意味着真真切切的”贫寒”。细数往事时,那些点点滴滴虽然闪亮而温暖,却只够小资地”坐着摇椅慢慢聊”。碎金毕竟比不得大块宝玉。那玉原藏在石中,其貌不扬,拿在手里,还粗糙冰冷,可是一经削琢雕镂,立刻熠熠生辉,就像沧桑阅历,让人生立时富有。
     第4周周四(3月1日)下午,想去一个区县的教研活动现场观摩学习,在网上查找了各区县的活动后,还是决定就近到九初去看看三个年级同时开课的盛况。九中是我的母校,我在那里生活了28年(含上学的6年),这次去,也顺便看看老同事,老朋友。
门口的保安不认得我,但门卫陈师傅一下叫了起来。他们夫妻和我在另外一个校区共事过一年,这让我倍感亲切。校园依旧,园中的老树依然,树下好像还有冯陶然掀开盖垫挖虫子的身影。那塑胶操场上,我们曾经开过”中秋诗会”;窄窄的跑道上,每日黄昏我和女儿打过羽毛球;阶梯教室里,我和我的同伴不知开过多少次公开课……近一年来的东奔西走,不常过来了,但莫名的,觉得自己好像从没离开过。一切曾经停留的地方,都仿佛自己刚才还在那里。
     所以,铃响时我熟门熟路地走进阶梯教室,坐下听课。
     听了一节初一作文指导课,一节《艰难的国运和雄健的国民》,一个关于应试写作的小讲座。上《艰难的国运和雄健的国民》的是曾经做过我徒弟的朱晨逸老师。一年多的不常见,我感觉小朱成熟了不少,其课也行云流水,自然顺畅。起初以一段工整流利的导语抒情,引导学生进入课文;接下来听读课文朗读录音,让学生寻找标题中两个短语之间的关系;其后抛出问题:为什么要拿出雄健的精神走崎岖的山路?讨论毕,再问:国运艰难在哪里?学生齐读幻灯片上的背景介绍。再问:雄健的国民有什么样的精神?作者怎么描写这种精神?学生回答。再问:扬子江是什么江?为什么能代表民族精神?能不能读出这种精神?其间均有学生思考,讨论,回答,朗读,评议;再接下来,小朱引导学生填空:”艰难的国运        雄健的国民”,学生回答有”需要、有、并肩”,教师补充:更能体现、造就、锻炼;然后,教师资料链接:李大钊先生的”雄健精神”,再启发联想,除了李大钊先生,还有哪些雄健的国民?教师以一组排比句,列举了革命先驱陈独秀、鲁迅、方志敏、孙中山的事迹,再链接资料:李大钊先生的”发展生命”之说。最后,全班齐读,教师总结:让我们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征途中,继续发扬雄健的精神云云。结语:有些人应永远怀念,有些话语应永远铭记……
     这课还是比较成功的,小朱在课堂上也很卖力。然而,听课的过程中,我的头脑里总盘旋着王鼎均先生在《臣心如水》中的一个短语”了不起的沧桑阅历”,深感”阅历”之于文本”阅读”实在太重要。
     阅历是指一个人对社会、对事件、对生活中所发生的事的经历及理解方式。平常的经历不能算作阅历,只有用心经过,有感受和体悟的经历,方为阅历。为什么阅历对于文本解读重要呢?不言而喻,是因为”呼应”。就像泰戈尔的诗”我以我的歌声感动上帝/就像山以瀑布/山以瀑布/感动遥远的大海”,作者留下的文字,若能感动在时空上远隔了的读者,读者首先得是大海。因为大海有波澜壮阔,她才能听懂瀑布的跌宕喧腾。没有呼应,就是两个世界里的歌声–不搭调。
     小朱老师的课工丽精巧,天衣无缝,但为什么我总觉得缺把火呢?究其根本,便是老师阅历尚浅,没能真正体会作者的澎湃激情,这也就是我们请了那么多专家来讲文本解读的技巧,我们看了那么多相关的资料,仍然不善于读文本的原因,不在方法,而在激情。因为缺乏阅历,所以对作品没多少感受,心理上难以与作者应答,要么把作者看成天人,敬而远之,要么对作品不以为然,上课时尽可以冷静客观地照本宣科,完成任务要紧。因此,总觉得有些课上老师在,却似不在;老师说话,却似念白。先前我每上到一些大家之作时,总难免惴惴不安,生怕接不住大师的力道,而事实上也是遗憾多于满足,归结下来,还是阅历不到,火候不足。因此更理解古人重阅历的原因。
     凡人在世,如何增添阅历?苏辙在《上疏密韩太尉书》里盛赞孟子和司马迁的文章,道:”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今观其文章,宽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间,称其气之小大。太史公行天下,周览四海名山大川,与燕、赵间豪俊交游,故其文疏荡,颇有奇气。此二子者,岂尝执笔学为如此之文哉?其气充乎其中而溢乎其貌,动乎其言而见乎其文,而不自知也。”这”养气”便是一种丰阅历的方式。还有便是读书,把各类书连起来读,想象自己就在书里的读,也能拓展我们生命的宽度。不记得我在哪篇文章里读到的一个细节:当有人问起建国初期,那些著名的科学家纷纷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宁愿回到一穷二白(科研条件奇缺)的中国时,有一位科学家说:因为我们这代人心里有一个结,这个结叫”瓜分”。想到这个细节,我似乎就能明白李大钊先生为什么可以抛家弃子,革命先驱为什么可以不顾一切,要知道当年,他们可是有着优裕的生活条件,完全可以过着”人上人”的生活的呀。在积贫积弱的国度,时时担忧着自己的国家被列强欺辱,这是何等强烈的刺激,怎么能不令真正的有识之士”我自横刀”呢?倘若自己曾生于那样的年代,能安享荣华吗?想到此,艰难的国运,便不再是现成的历史背景陈述,雄健的国民,也不再是”勇往直前、乐观奋进”的短语归纳,此刻作者之言如出己心。当这份共鸣呼之欲出时,学生自会真正受到感染。再有,就是不拒绝沧桑。主动地丰富阅历固然管用,而平静地接受生活的磨砺,用心地体会那些”苦”,有时竟能瞬间将阅历扩容,升级,让自己豁然开朗。
    三月好匆忙。快到月底,才来收拾月初散乱的记录。正巧小徐发来了他的《邓稼先》的设计。他三易其稿,总不满意,我想,还是阅历问题吧。常听到感叹:中国人没有信仰。我觉得应该为:今天的中国人缺乏信仰。当年的邓稼先们没有信仰吗?他为什么回国?为什么深入不毛之地研究核武器?为什么不顾生命安危,一心要让中国有一个强大的国防?杨振宁先生仅仅是赞叹他的广义的爱国精神、严谨态度?仅仅是为了表达对旧友的感情?要知道,他们都是有过”瓜分情结”的人啊。

《“了不起的沧桑”——兼谈阅历之于青年教师文本解读的重要》有2个想法

  1. 袁老师所说极是。杨振宁和邓稼先受传统思想极深,报效国家和民族的观念太厚实了。最感动我的是文中读《吊古战场文》和唱中华男儿歌那一段。太有感觉了,如同年轻时候我们最喜欢毛泽东《沁园春 长沙》一样。

  2. 如今的课堂似桥不似渠。看似联通,实则冷冰冰,硬邦邦,放在心里有时还咯得慌,似懂非懂。何时如渠,血脉相连,一起荡漾?缺少阅历,缺少静默式的品悟,教师与文本,教师与学生,学生与文本,永远是三个世界的“人”……[quote][b]以下为袁源的回复:[/b]
    所以啊,作为教师,单单传道、授业、解惑还不够,倘若希望学生在自己的课堂上真正受到触动、感动,就需要自己先与作者有共鸣。这是一辈子的修为哦![/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