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知录”到“自选集”


从“日知录”到“自选集”

 

去年十一月至今,生活依然繁茂,日子照旧充实,约略记录如下。

111,观30节微课。115,在新城初中随扬大国培班观摩孙老师的《皇帝的新装》,又聆听了伏老师的讲座《基于文体教学的思考》。116,仍随扬大国培班在金陵汇文学校听了朱老师的《杨修之死》,颇为得益。朱老师独辟蹊径,以“才”为点,引导学生层层深入地理解课文,效果较好。其后听了该校杨特的讲座《话题教学的尝试》,也觉受用,这个上午很享受。1178日,听模拟上课40节。1110,在浦口河西中学听刘老师的《我的叔叔于勒》一课,其中有些比较阅读还不错,后至十七中与语文组老师们交流。1112,又于金陵汇文学校参加活动,听了陈老师的《以<水浒>的名义》。陈老师的课容量大,布局满,全课的节奏有点紧,但师生能把一本《水浒》读到这份儿上,我们也只有举手敬礼的份儿啦。其后听了二十九中汪老师的微讲座《视频与书籍的互通》。1116,在新城黄山路校区常规视导,听了李老师的《心声》、张老师的《苏州园林》、赵老师的《走一步,再走一步》。李老师抓住了课文心理描写的特质,带领学生品读课文。张老师的课堂洋溢着可亲可爱的师生情谊。后来听了张老师的汇报,参与了该组的教研。111718日,在二十九中常规视导,听了董老师和许老师的《在山的那边》、沈老师的《短文两篇》、张老师和杨老师的《说“屛”》、沈老师和徐老师的《杨修之死》,共7节课。二十九中不愧是市先进教研组,这个组的课没说的,不仅课课讲道理,而且个个有特色,这是我在常规视导中最有福气的一次了,这里不一一详述了。1119,在十三中红山校区,听了该校杨老师与金中岱山分校张老师同课异构的《大自然的语言》,也听了人民中学毛老师的讲座《说明文教学的坚持与突破》。1120,在高淳漆桥中学,听了该校周颖老师与我市学科带头人、三中文昌校区的赵富良老师同课异构的《生物入侵者》,两课都好,尤其是赵老师的课,好得一言难尽,另文再赞吧。1123,在江心州中学,听了陈老师的《化石吟》,也听了该校杨老师关于共生课堂的介绍。1126,在六合金牛湖中学,听了李老师的《杨修之死》。面对普通的农村学生,李老师的教学实而不死,灵而不虚,我着实学习了,也感动了。后来听了该校小吴老师试讲的《湖心亭看雪》,下午则听了她与科利华棠城分校孙老师同课异构的《湖心亭看雪》,都不错。

123,在浦口南信附中,听了谢老师的《变色龙》和伏老师的《落日的幻觉》。两位老师的课都可圈点,就是平台少了,锻炼得不足,当地还是要多开展活动,让年轻老师多一些历练。124,在雨花台中学参加活动,听了特级教师、无锡叶映峰老师的《生物入侵者》,此课甚好。后听了雨中梅老师的《管仲列传》和许老师的《一只手套》。129,参加了金陵汇文学校“话题教学”的结题活动。1214,在附中仙林分校常规视导,听了潘老师的《台阶》、师老师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1221,在江宁汤山中学参加草根群的迎新活动,听了刘老师的《我爱这土地》、弘光徐老师的《水调歌头》和玄武程老师的写作指导课,各有特色。1222,在二十九中听王生福老师试讲写作指导课《触发》。1224,是我市中语会年会,我聆听了北大陈平原教授的讲座《语文教学的趣味与方法》,如沐春风。下午听了写作指导课,分别是王生福老师的《触发》和雨中梅老师的《审思明辨》。1230,在洪泽实验中学,听了孙老师的《皇帝的新装》。

元月5日,上午参加了金中西善桥分校的“一课三备”的校本教研,下午去附中仙林分校听了耿老师的《简爱》阅读汇报课,并参加了该校的校本教研。元月7—8日,听模拟教学46节。元月12日,去宁海分校参加了初三的集体备课,体会到老师们的良苦用心,大为感动。元月23日,参加“精品课程”评选,听10个课程的介绍;元月24日,听三位老师模拟上课。本学期的各类教研到此告一段落。

在“得得”不停的马蹄声中,我观花无数,有一个小小的镜头却让我至今流连,不妨说上两句。

1117与鼓楼孙老师在二十九中玉泉路校区视导。午间无处可去,便踱进好友王生福老师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一座民国小楼的一楼,光线不大好。见我们来,他赶紧收拾,空出点地方让我们坐。我坐在对门的双人沙发上,沙发的另一半还堆了些作业本,我便信手翻阅起来。这一翻,直让我困意顿消,赏心悦目,心情阳光普照。

十多年前,我在自己的教学班级里实行“一页纸自主作业”改革,得到了许多丰美的收获。学生每天只要完成一页纸,做什么作业,由自己定。于是,有同学一学期完成了一本诗集,有同学完成了一部小说(言情、科幻、玄幻俱有),还有的同学拥有了杂文集,更多的同学则是心情散文汇编。当然,也有一些同学摘抄佳作妙语或做读书笔记,还有一些同学做课后练习或抄写课内的字词句段,形式不一而足。这些作业平时的读者只有我一个人,偶尔大家有兴趣,也互相传看。批阅这些作业其实较为费工夫,所以我们采用甲、乙两本隔天更换的方式。然而批阅这些作业又很幸福,我每一本每一页都仔细地读,认真地批,且以书面交谈的方式与这几十个孩子日日交流语文学习的经验和体会,就像坚持陪伴一棵棵独具情态的小树成长,不亦乐乎。这一坚持就是三年。六年前我离开学校,许多东西都没带走,但学生三年的“自主作业”——一大包——硬是被我扛回去了,且珍藏到现在。前几日,有学生来访还问及此,有的还向我要回自己当年的作业,都以为那是他们弥足珍贵的初中记忆。

前两年做常规视导,在一中初中部,也是一个午间,也是百无聊赖地步入小友晓强的办公室,在他的座位上闲翻。结果翻到了他布置的作业——《日知录》。

       
        

当年,我布置学生做“一页纸”作业,用的是普通的方格本,而一初的同学用的是漂亮的活页夹,封面、目录、内芯都是自己设计、自己撰写的,有些还是打印的,一学期就是一本自编杂志,多么有意思。后来,我知道这个年级都做《日知录》作业,难怪他们的语文教学质量正逐年提升。

那天儿,在王老师的办公室的沙发上,又遇见了独特的作业,依然美得不胜收。

  

  

 

这些编印精致的册子,是学生在王老师的指导下编辑的自选集,自撰,自选,自编,自配图,送去文印店印制,新年送亲戚,送同学,送朋友,比什么礼物都珍贵。

这些精美的册子自然要比我当年的“一页纸”作业本漂亮多了,比《日知录》也显得有范儿,它们让我想到这不仅是作业改革,这更是语文教师的职业自觉与担当。这是名副其实的“自主学习”,是货真价实的“因材施教”,更是行之有效的“提优教学”。我常想,这些老师并不指望以这些努力,去语文江湖树一面旗帜,开一方天地,也没打算因此赢取领导、同仁、家长和学生的赞许,甚至没打算归纳提炼总结成论文发表,或者出一本书让他人研究自己。他们想的很简单,既然学生需要这样的成长,自己就二话不说地助力,用点点心血浇灌并陪伴朵朵花开,其他就不重要了。这样看来,真正撑起语文教育天空的,不是舞台上几个名师的光芒闪耀(当然,这也不可或缺),更是这成千上万的默不作声的辛劳与智慧。语文的天地,唯其有如此众多的“初心不改”,才有不断进益的前程和希望。

 

《从“日知录”到“自选集”》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