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校里说“爱莲”

莲花校里说“爱莲”


 


本学年起,市教育局“新优质初中建设工程”正式启动。46所初中校结成一个联盟,开展各类活动。91617日,我们去第一家——莲花实验学校,参加《爱莲说》的深度备课。


说到备课,传统意义上都道是备教材,备学生,备教学,我从教之初,前辈们就是这么教我的。至于“深度备课”,我想应该就是在这三方面的深刻认识与深入理解,并由此采取相应策略吧。一次活动难以将三方面都做到位,所以,我们只选择了深度把握学情。


如何深度把握学情呢?我们打算运用学习方式测评比较的办法。恰好,莲花实验学校八年级的8个班都是平行分班,学业成绩相当,于是我们随机抽取了2456班,每班34人,分成素读、共读、听读与教读4组,在学生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行测评与观察。测评时间几乎统一(16日下午正逢了八年级自习课),测评内容相同,均是全文翻译、主旨理解和写法赏析3题。测评的方式分别是:


(一)素读组,教师不做任何讲解,只要求学生自己阅读课文,然后完成测评内容。


(二)共读组:教师仍不说一句话,只要求学生分小组阅读课文,然后完成测评内容。


(三)听读组:教师对照ppt完全讲解,有作者介绍、文体介绍、字词串讲、全文翻译、主旨分析和写法欣赏,重点部分用红色标注,且老师用较慢的语速讲,重点处讲两遍,学生只做记录。然后完成测评内容。


(四)教读组:教师指导学生在任务引领下相互学习。然后完成测评内容。我们请新芳老师担任了此项工作。




     测评与观察的结果如下:


     (一)全文翻译。翻译是文言文学习的重要途径,用全文翻译的方法既可以帮助学生准确读懂文言文的内容,又可以促进其提高现代汉语的书面表达能力。八年级的学生已有一定的文言文学习基础,此课注解也比较丰富,应该不困难。测评结果显示,4个组成绩相当,全文若以23个小分句计算,学生基本准确翻译都在20句左右。我又选择了毫无注释可依的“世人甚爱牡丹”一句做统计,分成ABC三类,A类完全正确,B类基本正确(主要是“甚”不译或错译),C类不正确。4组各类人数比例如下图——


 


从图中可以看出,除了素读组的以外,其他3个组的基本正确人数都占90%以上,其中小组合作学习的完全正确人数最多。而听读组基本正确人数最多。从这张图上可以约略看出这样的学情状况:1.该校八年级学生的文言文翻译能力基本过关;2.学生的自学能力还不强,尤其是举一反三的迁移能力不理想(“甚”在七上《智子疑邻》中有“其家甚智其子”,在七下《狼》中有“缀行甚远”和“目似瞑,意暇甚”,且《狼》课下有注解。此字不译或错译成“最、更、只”,说明学生平时缺少学习的勾连,前学后忘,没有巩固);3.部分学生有依赖感。共读组此题貌似完成得最好,但并不说明学生的合作学习能力强。通过课堂观察与测评批改,我们发现每个组里都有学习能力较强的学生,他(她)为了小组的荣誉,往往做对了就直接讲给其他同学听,甚至给其他同学抄,因此小组中同题的答案是基本一致的。尽管也有讨论,但有些同学不自信,不仅不发表意见,而且急急地寻求学优者的答案;4.学生听讲的效益不高。在听读组,尽管老师做了全文翻译,但学生听后能准确完整记住的不多。从观察中我们发现,学生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即使素读组的老师没有明确提出做笔记的要求,但该班学生还是非常快速地打开笔记本记录。但是该如何做笔记,记什么,记了以后怎么用,似乎并没有完全掌握。


(二)主旨理解。如果能基本准确地翻译全文,说明学生对课文阅读的文字障碍已不大,即使文言文,也可以当做现代文来看了。我们把学生对文章主旨理解的内容也分成ABC三类,A类能理解文章借莲花赞美君子,表达对君子洁身自好等品质的欣赏与追求;B类以为文章只是表达了作者的爱莲之情;C理解不到位,如认为文章只是讽刺世人追求富贵之心,或各种各样的花代表各种各样的人,又或者只是抄文中的原句。4组各类人数比例如下图——




从上图看出,除了教读组外,其他3组的C类人数比例都超过10%,素读组达44.1%,仍可看到学生自学能力的欠缺。对学生主旨理解的学情可以大略得到这样的结论:1.在老师和同伴的引导下,学生大多能了解文章表面的内容,深入阅读文本的能力有待加强。看到标题《爱莲说》,就认为文章就是说“爱莲”的,这是很可惜的;2.对于这篇课文,学生容易理解描写的部分,不易理解议论抒情的部分;3.学生不善于借助教材提供的相关信息,帮助自己深入理解。课后“研讨与练习”中有“《爱莲说》中称莲是‘花之君子’,试根据课文说说作者心目中的君子应当具有哪些美好的品质”,学生如果读课文时注意看一看课后的练习,说不定能得到启示;4.学生读课文不够耐心。在素读组,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现象,当老师布置自学课文并完成测试卷后,有部分学生课文还没有看,就开始做题了。在边做边读的过程中,思维难免是碎片的,难以完整与深刻。


(三)写法欣赏。《爱莲说》是一篇经典课文,对其写作方法的分析,老师们早已驾轻就熟。根据学生的学习基础,我们将此课写作方法的掌握设定为托物言志(以花喻人亦可)、衬托(对比亦可)两种,将学生对这两种方法的分析分为ABC三类,A类能写出两种,B类只写出一种,C类写错或写不出。4组各类人数比例如下图——




从图中可见,除教读组外,学生对写作方法的掌握是不够理想的,素读组和共读组知道文章用了托物言志和衬托两种方法的各只有1人,素读组C类人数达55.9%,可见平时在阅读学习中,对文章写作形式的关注度不高。审读此图,我们仍能发现:1.学生对写作形式的了解与积累存在机械化的问题,不少学生是刻板记忆概念的,到了需要自己辨析判断时,则不能有效地应对;2.学生不善利用教材资源,课前导读里明明写着“古代文人表达自己的志向和情操时,往往不采用直白的方式,而是以物为喻,写得比较含蓄,这叫作‘托物言志’。这两篇短文都是托物言志的名文……”,可惜不少学生都没有看到。其实七上的《贝壳》也是托物言志的短文,此法学生课堂上一定学过,但他们不懂得迁移;3.学生缺少自己动脑的习惯,共读组中有6人写出“本文运用了扩写的方法”,原来有一人发现了课后补白的知识小短文《学习扩写》,误认为课文运用了扩写的方法,其他伙伴就跟着抄了;4.学生听讲能力还需要提高。听读组中老师已将两种方法清楚地讲明,且具体讲了两种方法的效用,学生也记了笔记,但让回答问题时,却有部分学生根本不知道所记的内容是可以直接答题的,乃至将两种方法写到了对文章的主旨理解一题中。


从课堂观察和三项测评比较中,我们分析莲花学校八年级学生语文学习的学情,不难看出:1.学生淳朴好学,但学习基础不理想,部分学生历史知识欠缺,把“李唐”当成了人名;2.文言文学习中,翻译能力最好,其次是对文章内容与主旨的理解,对写法的赏析相对较弱;3.学生在教师引导下,在学习任务驱动下,学习的效益最好;4.教师讲解与学生合作学习的效果相差无几;5.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普遍较弱;6.学生动手的学习习惯尚可,但动脑的习惯不佳;7.学生不善于举一反三,也不懂得利用课前的导读与课后的练习。这些结论告诉我们,对于莲花的学生,我们需要引导其学习每一篇课文,更需要教会他们如何学习,要培养他们的学习品质。


果不其然,17日下午伯乐中学的王芳老师在莲花的8班执教《背影》,观者百余人,效果很好。王老师很温柔,不急不忙,她善于启发和引导,将学生停留于父爱的表层理解逐渐引向对“我”的复杂情感的深度体会。课后,现场采访学生,学生也感到学有所获。


18日下午到金陵汇文学校听朱老师试讲《记承天寺夜游》。因为朱老师正教七年级,为了不影响其他老师的教学,就在他的班里试讲了。七年级的学生接触文言文并不多,但是,他们说起苏轼,可以自如地联想到“三苏”;说到承天寺的月光,可以信手拈来《水调歌头》;课堂上更是各抒己见,各有道理。我坐在下面听,心里却想着莲花那些八年级的学生:什么时候孩子们才能真的拥有同一条起跑线呢?什么时候才有真正的公平呢?这里的孩子到了双休日会奔波在各个补习班,莲花的孩子没有;这里的孩子们从小就读过很多书,莲花的孩子没有;这里的孩子们拥有良好的家庭学习氛围,莲花的孩子没有……如果我们相信莲花学校的每个孩子都是一粒饱满的莲子,那就让我们再多“爱”他们一点,为他们的学习再多费点心思,等到和风夏日,看他们也开出接天映日的美丽吧。


 

《莲花校里说“爱莲”》有1个想法

  1. 读袁老师此文,感觉学生在学习文言文时,并不缺乏翻译的能力以及理解关键句子的能力,所缺乏的是知识迁移、深入赏析及拓展延伸的能力。而我们平时的串讲恰恰把前者当成了重点,忽略了后者。读此文,对我即将开始的文言文教学启发很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