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是写神话

教育不是写神话


 


近日,在某个会议上听到一个特级教师的成长故事。报告者言:特级教师初为人师不久,即遇教研员听课。教研员听后不满意,与其交流,喋喋不休。该青年忍无可忍,拍案而起,怒斥教研员及至出拳(原来教研员也是高危职业)。教研员向校长反映后,校长非但没有妄下结论,给小伙子惩罚,也没有因此将小伙子打入“冷宫”,不予培养,而是拎起凳子,一连听了小伙子两周的课,发现了小伙子的独到之处,小伙子从此插上了专业腾飞的翅膀,翱翔在教育的天空。若干年后,小伙子成了著名特级教师,也奔走在各地培训研讨观摩的活动中。但是家里的课怎么办呢?特级教师充分发挥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让其自主学习。校方起初不放心,安排代课老师,但每位代课老师都被学生赶出了教室,被称为“不受欢迎的人”(这不觉让人联想起故事的开头)。学生们就这样“自己教自己”,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同行诧异,便举办了一次独特的教研活动,让特级教师班里的学生开了两节公开课。更让人称奇的是,所有听课的老师都深深地低下了头,自愧弗如。究其原因,特级教师已经把教学内容的核心部分提炼出来,将三年的学习压缩了又压缩。特级教师新的研究成果表明,三年教学内容估计在几周内即可学完。学生们只要掌握了最核心的东西,当然可以应对学习和考试。于是不少学生感叹:小学竟用六年学那么点东西,太可惜!


这就是高效教学!


这个故事单从讲述的层面来看很迷人,20年前的我一定很神往,毕竟,按照“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逻辑,不想当特级教师的老师也不是好老师,何况这匹险遭埋没的千里马,遇到了真伯乐,这应该是每位青年教师梦寐以求的啊。抛开获得个人荣誉的愿望,这位特级教师教学的过人之处也着实令人向往。能在短时间内将别人用三年才能完成的教学任务成功完成,学生的学业成绩还总是名列前茅,更能实现“教是为了不教”的目的,这必定是有教育理想和职业担当的老师们的共同愿景。这样的经验才是一线教育工作者最宝贵的财富。


然而,20年过去了,我已不再年轻。世事变化,我懂得了不是年岁大的、名声响的、文章多的人说的话就都是对的,也不是所有的“它山之石”都“可以攻玉”,一切要从实际出发,从常识出发,从规律出发,尤其是教育,来不得写神话似的浪漫诉求和兀自陶醉。十年树木,人的德行和才能是慢慢“养”就的,难以速成。


教《陈涉世家》的时候,我的学生会对“鱼腹藏书、狐鸣夜呼”一段感兴趣,他们觉得很神奇。我说:这就叫“造神”。司马迁是不信的,所以他把真相写出来,指明那不过是一个“先威众”的手段,但身处其间的九百士卒是不知道的,以为真是“天意”,于是心甘情愿地“敬受命”。他们为什么受蒙蔽呢?因为他们只看到了鱼腹中书,只听到了狐鸣夜呼,而没有听到“陈胜吴广乃谋曰”的对话,没看到他们藏书和点火的行为。“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当我们听到某位特级教师的传奇时,一定要想想他(她)的传奇是怎么谱写的,要看到结果,更要看到过程。那位能用短时间完成教学任务的老师,对于所要教学的学科知识一定经过了反复推敲,不断斟酌,也一定经过了反复实验,不断修正,否则很难将教材内容浓缩为最有效也最有用的知识,且彼此关联,易于触类旁通,让学生学得轻松而有所得。这期间的艰辛不是报告者短短五分钟的奇妙讲述能够道出的。


教育不是写神话。对于教学成果,我们亦要客观理性地看待,特别是要看全局。一个班里的学生总有一些智力条件和学习习惯比较好的,他们能在简单的点拨下自主学习,圆满完成各种学习任务。这样的学生中有几个能登台上精彩公开课,也不为稀奇。关键是这样的学生有多少,其他的学生在这些同学面前是仰望学霸,还是见贤思齐。就是这些优异的学生,他们是在师从这位老师时学习力充沛,还是离开老师后仍能保持旺盛的学习力。当然,如果衡量成果的尺度只有考试分数,那就无法细心推究了。


女儿四岁时,我接受朋友的建议,带她去学校艺术中心玩,问她喜欢什么乐器,她说喜欢古筝。我于是给她买了一架,并为她请了一位老师。初学指法不久,她就不耐烦,再往后就以破坏乐器的方式消极对待。不到半年,女儿的古筝学习就宣告终止了。十三岁那年,她说我再学学古筝吧,于是自己拜师求教。不到半年,就达到了小孩子练好几年才能具备的水平。我一度也在想,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在她儿时让她学乐器,反正到了长大,学什么都比儿时快得多。但仔细一想,也不对啊,饭是要一口口吃的,路也是要一步步走的,倘若没有儿时的接触,女儿未必会在少年时愿意学古筝,也未必会有突飞猛进。知识的获得也是如此吧,人的认识水平是逐步提高的,学习当然只能循序渐进。再说,没有一点一滴的积累,怎么会有丰富甚至渊博?为考试而学的知识是可以提炼与压缩,但为人生的学习哪里有止境呢?


不再迷信教育神话,踏踏实实地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基,这应该成为每一位教师的从业追求与行动自觉。

《教育不是写神话》有12个想法

  1. 袁老师,我佩服您的进取心,学习心。一直关注一些语文界老师的文章,您进步了。不是文稿,不是文字,而是精神与灵魂。质的变化。[quote][b]以下为袁源的回复:[/b]
    谢谢您的关注与支持!请多多批评![/quote]

  2. 不迷信不盲从,理性的看待别人的成功,这是教师该有的专业素养,也是教者应该给予学生的良好品行。

  3. 这事吧,我觉得这样来看来做,比较恰当:

    1、这个世界上,奇迹是有的,而且不少。
    2、耳听为虚,也不一定;眼见为实,也不一定。
    3、这位特级说的究竟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需要事实。一切讨论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以事实说话。本文也基本属于想当然的议论。假如人家是事实呢,或者事实的成分很大呢?如果事实的成分很小,那么,以事实根据反驳他的论据,那才更有力。
    4、袁老师不必以“某特级”来做议论的对象,不妨很具体。其实,此文所指已经算明确了,不妨直接明确最好。[quote][b]以下为袁源的回复:[/b]
    很有道理。事实上我并不了解这位老师,所以也不想谈论这位老师的研究,说实话,我在听报告的过程中,对这位老师还是钦佩的,只是对这种教育造神现象略有吐槽而已,呵呵![/quote]

  4. 袁老师的这篇文章,点明了教师成长的实质。其实,每一个神话的背后都是令人乏味的事实,恰恰是神话成为神话的过程才令人吃惊。教师是教人的事业,而非造神的工程,对老师如此,对学生也是如此。

  5. 2013年9月29日,在江宁东山外国语学校,我很荣幸参加了“2013全国初中特色课堂展示交流研讨”的活动。
    会议期间,很荣幸地聆听了山东省齐鲁师范学院教授、山东省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主任齐健的有关课堂教学的主题报告,这个报告应该说对我触动很大。其一,大学教授讲学一般很枯燥,而齐教授的讲座绘声绘色,让人自然而然打起精神,我当时就在想做齐教授的学生应该是很幸福的。其二,这个报告深入浅出,让人很容易接受。其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齐教授分析了各个学科的课堂教学行为,让我这个小小的一线语文老师大开眼界。

  6. 2013年9月29日,在江宁东山外国语学校,我很荣幸参加了“2013全国初中特色课堂展示交流研讨”的活动。
    会议期间,很荣幸地聆听了山东省齐鲁师范学院教授、山东省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主任齐健的有关课堂教学的主题报告,这个报告应该说对我触动很大。其一,大学教授讲学一般很枯燥,而齐教授的讲座绘声绘色,让人自然而然打起精神,我当时就在想做齐教授的学生应该是很幸福的。其二,这个报告深入浅出,让人很容易接受。其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齐教授分析了各个学科的课堂教学行为,让我这个小小的一线语文老师大开眼界。

  7. 我们的教育经常在写神话,有个人讲的,也有媒体报道的,但这些神话的背后是什么呢?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日积月累的过程,特别是语文教育,任何神话都只能是“神话”!
    问候袁老师好!

  8. 教师成长真的不容易。前3年只是照搬教案,5年后自己瞎讲,10年后方才摸出门道。可现在教书15年了,教学目标吃不准,(教研员)指导教法模式化,学生性格一届不同一届,又有些不会教了。
    作为一名中学教师,我始终有一种焦躁感,那就是找不准应试教育与素质培养的完美结合点。
    前年带学生出去实践《说不尽的桥》,结果差点被教育局点名批评。其实那个地方步行才5分钟,32个学生,我请了4个老师同行,哎。

  9. 说句心里话,恭读此文之后,五味杂陈。于是想到魏书生及其传奇故事。据说他很少进课堂,一年到头都在全国各地讲学;又传说(不知真的假的,但有老师听过他的报告,回来传达的),他教书,不备课,不改作文,不考试;他提倡学生上课前先运气,炼几分钟气功···但学生成绩却是相当的好,好得一塌糊涂。这的确是神话。但他的教学法,老师们敢学吗?起码教育局就不答应。
    我赞同袁老师的命题:教育不是写神话!

  10. 成功不可复写,还是要脚踏实地。读到“我懂得了不是年岁大的、名声响的、文章多的人说的话就都是对的。”时,我竟有莫名的激动,当浮一大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