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何为本”同“臻于何境”

“以何为本”同“臻于何境”


    2012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我参加了一些活动,也听了一些课,对教学出发点和目的地的关系有了点直观的感受。


1012,赴高淳县沧溪中学,参加高淳县农村教师省级提高班培训教学实践活动,听了南京第十二中学初中部徐树忠校长的课《台阶》、宁海分校王德庆主任的写作指导课《心里美滋滋的》和高淳二中的青年教师黄素珍的《不求甚解》。徐校长的课以自我经历引入,围绕对父亲“脚”“手”“头发”等的具体形象描写,引导学生深入体会人物的内心世界,从而唤起学生对千千万万个“父亲”的敬爱和疼惜,最终以“及时行孝”的自我感触作结,重点突出,条理清楚,首尾乎应。教学中徐校长尊重学生的主体感受,注重语文知识的及时积累和巩固,多用朗读的方式让学生理解文本。王主任的课从莫言获奖说起,以上海中考作文题“心里美滋滋的”为主线,用课文《走一步,再走一步》作为样例,让学生边回读边练笔,从中悟得中考要写“四有好文”的道理。王主任善于从学生的写作习惯出发,由低起点迈步,拾级而上,让学生渐入佳境。黄老师的课引入后,便析课题,讲文体,研重点,联现实,教学条理清晰,有多个可圈可点之处,比如对5-6段所举事例不同点的探讨等。



1026,赴马鞍山参加“古典诗歌教学主题研讨会”,听了钱梦龙先生《语文教学,呼唤常识回归》的报告,深受启发。其后听了四节课,分别是上海市特级教师、建平中学郑朝晖老师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马鞍山二中周文福老师的《摸鱼儿》、马鞍山八中秦燕老师的《钱塘湖春行》和南京29中徐溪老师的《古诗四首》。郑老师的课看似没有多少新鲜的设计,仅是跟学生聊天一样,就把学生一步步地带到这首有些印象派味道的古诗深处,从猜诗题了解诗意,到析节奏把握诗情,再到品语言感受诗韵,最后联他诗了悟诗理,学生在郑老师从容自然的点拨下,看到了中国古代诗歌“用意象引导人进入内心,寻找精神家园”的客观价值,懂得了“怀着甜美的乡愁寻找家园”的哲理。这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徐溪老师的课清新别致,以课本中两首思乡诗——《天净沙·秋思》和《次北固山下》为例,引导学生感悟古诗中景与情的结合方式。此课给我的印象不单是设计精巧,更是徐老师课堂上的那份“静”气。那份不疾不徐、从容自然、娓娓道来、循循善诱的味道,这对于年轻教师而言是很难得的。(此此活动及各课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Y4Mjc0OTU2.html


1126,赴溧水柘塘中学参加市中语会“青年教师发展中心”的第一期“乡村青语联盟”活动,听了该校青年教师王雅静和特级教师、南京外国语学校的谢嗣极老师同课异构的《那树》,感慨良多。


1127下午,参加“江苏教学新时空”活动,听了徐树忠老师的《天上的街市》,并参与讨论了“诗歌有效教学的探索”。116,我们预先听了徐老师的这节课,并磨了课。这次的教学效果更好了。(此课的视频地址:http://nyw.fhedu.cn/Html/5/Menu/158/


1129下午,到科利华中学组织课外阅读专题活动暨教研组长培训,听了该校朱媛老师的课《目送》,观摩了语文组的课外阅读现场研讨活动,聆听了王跃平主任的微讲座《师生共读:激发兴趣,点燃热情》,“中语参”的编辑张正老师和“中语通”的编辑张水鱼老师也做了微型报告。与会老师反映收获颇丰。关于朱媛老师的《目送》一课,特别值得称道的是师生共读的尝试。对于一本散文集,学生和老师经过真阅读、真交流,各有所得,各得其所,很有价值。


125,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参加该校校本教研,听了蒋萍老师的《散步》。蒋老师的课有三个特点:语文显人文,家常非寻常,平和不平淡。她以《春》一课导入,用学生已有的阅读感知,激发对春天原野散步的期待和向往;她让一名学生动情朗读课文后,围绕“分歧”,让学生提问并由代表解答;她用“散步何以感人”的问题,引导学生感受文章的内涵;她和学生适时穿插一个个亲历的亲情小故事,拉近了学生和作品的情感距离,也使课堂教学似风吹静水,时生微澜,给人许多美好的感受。


1210,赴江宁汤山中学,参加市骨干团队研讨会,听了该校梁英老师的《乡愁》(该校刘芳老师同时开课《枣儿》)。此课以朗读为主线,循序渐进,让学生领略诗意。其后我们还听了三初滕之先老师的校本教研经验介绍和秦淮进校王丽萍老师的区域教研经验介绍。收获颇多。


1213,在金陵河西分校,参加了第六届市中语会第一次年会,聆听了会长曹老师的工作报告、宁海分校刘宏业老师和溧水第二高级中学路晶老师的展示课《我的第一本书》和《老王》以及大伙的现场议课,下午聆听了李海林先生的报告《真实写作的逼真模拟》。上述两节课都获得省年度优秀课竞赛的一等奖,确实有诸多亮点。


1219,赴浦口行知中学,参加“乡语联盟”的第二次活动,主题为“农村中学课外阅读指导研究”,听了谭志刚老师的《文学的人生,人生的文学》一课。课堂上,老师按照“童年—青年—壮年—暮年”的顺序,让学生依次汇报读书心得。我们一行十余人,静静地给准备了数月的农村孩子们做观众,为他们用心读书和认真讲书鼓掌,喝彩。听完此课,我们又听了谭老师对课外阅读欣赏课的实践介绍,十多位老师分别发了言。这天的活动后,我最深的感触还是农村孩子没有好书读,尤其没有适合孩子心理特征的好书读。他们汇报所读的书,大多还是《课标》推荐的读物,所以尽管他们阅读很投入,但读书感受难免显得“隔”。可见,农村的语文教师对学生课外阅读的指导确实很不易,更需讲究策略。





在这个季度参加各类活动所听的十余节课中,我最钦佩南外谢老师的课《那树》,借六合横梁初中孙刚老师的整理以现片段:


师:同学们,读完这篇文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有什么话要说?


生面面相觑。


生:“漩涡”读“xuàn”还是“xuán”?


师:这个问题,我不会,有没有人会?


生:读“xuàn”。


师:你怎么知道的。


生:猜的。


师:有字典吗?(生说没有)没有回家查字典,每个学生都应该配一本的。字词的不要问我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生:这篇文章到底表达了什么思想感情?


师:(师板书学生的问题)还有什么问题?


生不语。


师: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老师连字音都没答上来,所以大家都不提问题啦?


生大笑。


生:这树“用坚固来形容,还能怎样形容”。


生:“在星空下仰望蓝天”有什么深刻含义?


师: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在备课时也想到了。


生:题目叫“那树”,为什么不能叫“乐于奉献的树”?


生:文章第一段有什么作用?


生:第6节,“那树被工头和工务局里的科员端详过计算过无数次,任他依然绿着。”这句话能否删去?


生:这篇文章赞扬树,好像树也害人的。


师:你的意思是说,这篇文章是赞扬树,还是写树害人?


……


生:第11节,“更没人知道几千条断根压在一层石子一层沥青又一层柏油下闷死。”这句话有什么深刻意思?


生:第11节的作用。


生:第7节写司机和乘客的对话有什么作用?


……


生:这树到底是好还是坏?


生笑。


师:大家笑,是不是因为感觉与前面的一个问题一样?(生点头。)你认为呢?


提问的学生:我认为不一样。(师把这个问题继续写上黑板。)


众生笑。


生:为什么这树只在倒地的时候呻吟了一声?


生:为什么只有老太听到,其他人听不到?伐木的工人也没听到?


生:树为何要人偿命?


然后,前后桌四个同学成立合作学习小组,先将18个问题分类,合并同类项,然后小组分工解答。师给出提示,可以按照关于树的、关于人的分类。


学生当堂共解答了黑板上12个问题,还留下了6个问题,学生课后解答。


整节课,学生提问共花了23分钟,课堂分组讨论问题共化了6分钟。


这节课上了近一小时,因为下课铃响后,学生数次拦着谢老师不让下课,非要解决了这些问题不可,这实在是久违了的“奇观”哟。


其实与谢老师同课异构的小王的《那树》也很不错,但为何没能刺激起学生强烈的学习欲望,从而达到师生沉浸在文本中,陶醉于课堂上的境界呢?我想这是出发点造成的。


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老师上课以“我”为本,就是把课堂当成“自high”的舞台,把学生当做配角或者观众,以自我满足为目的,以前我见过,现在应该也有,但很少遇到了。无论视导听常规课,还是观摩研究课、展示课、竞赛课,我所见教师的教学起点大抵都不会是表现自我,归宿自然也不是自娱自乐。若将我所听的课的出发点归结起来,我常见的大致有三种,即以“课”为本,以“文”为本,和以“生”为本,而这三种出发点的不同,往往与其最终达到的境界有着直接的关联。


大凡起步阶段的青年教师,往往以“课”为本,就是把完成教学要求、走完预设的流程作为基本的考虑,所以一接到开课的任务,头脑里立刻出现的是环节步骤和行动方式,是用哪些具体的办法实现教学目标,所以,听这样的课,就觉得老师是一名工人,在认真完成每一道工序,学生也有收获,但往往激动不起来,显得被动而旁观。随着年龄的增长,但凡有一些追求的老师,驾驭课堂和完成步骤的能力已经娴熟,往往会以“文”为本,觉得课文是第一重要的,不把课文讲深讲透,便不见自己的水平。文本解读是教师的基本功,这固然无可厚非,但听这样的课,除了领略课文真的好啊,美啊(老师不管什么课文,都要挖掘其好处、美处。其实有些选作课文的作品,并没有多少艺术价值。有些作品为适合学生阅读,编者做了修改,也并不都是美的),便不记得什么了。倘若老师并未真正读通文本,这样的课,便会给人繁难琐碎、缠夹不清的感觉了。语文课最要目中有人,心中有人,这个“人”首先是学生,所以我特别喜欢、欣赏乃至崇拜以“生”为本的课。当老师拥有了良好的教学能力,对文本又有了全面、深刻而独到的理解,他(她)走进课堂后,整节课便是师生共同的生命历程,便是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从文本阅读中获取人生经验和学习经验的历程,便是最大限度的唤醒自我、发现自我、肯定自我的历程。听这样的课不累人,学生喜欢,教师也满足。因为学生的进步是教师的追求,而真正为学生着想了,学生的进步往往能在课堂上外显出来,怎不叫人开心呢?


还有一些教学出发点,我把它们叫做以“知”为本和以“法”为本等,就是以传授某种学科知识和学习方法为目的,将知识讲清楚了就完事,不管学生爱不爱听、听不听得懂(课文一般被拆散了当例句用);或者把某种方法当做方向,学生变成操练的“孩儿们”(课文是用来操练的工具),一步步完成动作,掌握要领。这样的课学生也是有收获的,只是不一定兴奋,而且往往学得比较辛苦。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己之见,而且我总觉得,真正以“生” 为本的课堂,是需要老师对“知”“法”“课”“文”都了如指掌,同时关注学生的成长规律、学习心理和兴趣所在,并将其有机结合起来的,是需要反复实践、不断反思的,而且像求仙的修炼,永无止境。


   

《“以何为本”同“臻于何境”》有5个想法

  1. 读袁老师此文,深有感触。忽然想到了读过的一个有趣的材料,太巴列湖与死海相距不过数十公里,但太巴列湖不仅接收约旦河水,也慷慨地把水输至下游,于是它成为了生命之湖;而死海只知贪婪地吞噬河水却不知付出,于是就没有任何生命能在湖中存活。教师的目光也应关注获得,关注付出,这才是永远保持生命活力的关键所在。

  2. “知”“法”“课”“文”都了如指掌,同时关注学生的成长规律、学习心理和兴趣所在,并将其有机结合起来的,是需要反复实践、不断反思的。

  3. 以“生”为本自然好,但是,对于教师的知识量来说就不是“一桶水”的问题了,最少应当是涓涓细流!

  4. 是不是只有先做到以“课”为本,以“文”为本,才能做到以“生”为本,或者说以“课”为本,以“文”为本是以“生”为本的基础吗?三者有什么关联呢?

发表评论